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丘科技 > 正文

周步西部散文系列:八思巴留在凉州的一抹微笑

百度 2020-08-02 19:25

八思巴留在凉州的一抹微笑

 

周 步

 

八思巴来到凉州的时候,是公元1244年秋天,那年,他十岁。

和八思巴一起来到凉州的还有他的弟弟恰那多吉,六岁。他们应蒙古汗国皇子西凉王阔端的邀请跟随伯父萨迦班智达来到凉州的。从西藏萨迦寺到凉州四千公里,他们走了近两年。路上,萨迦班智达带领他们去了几处寺院,和其它教派的主要人物就西藏归属问题进行多次交流和沟通,广泛征询意见。伯父对他们兄弟俩讲了很多很多,从佛教的起源到萨迦派的创建,从蒙古军队的强大到吐蕃人民的生存状态等等。这些话对于只有十岁和六岁的两个孩子来说,也许太过于复杂和深奥,但此时的八思巴突然间像是明白了许多事情。他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位长者对年轻一代的期许,更是一位宗教和政界领袖对西藏未来的苦心旨意。他们三人肩负着萨迦派的未来,也肩负着千千万万个吐蕃民众的命运重任。

八思巴在凉州生活了九年。

凉州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战略位置。那时候,蒙古军队从欧洲凯旋归来,采取迂回包抄的手段,灭掉了西夏,下一步的计划就是远征吐蕃。受命统治西夏故地的是窝阔台的第三个皇子西凉王阔端。现在,阔端坐镇凉州,全权负责西北事务和进军西藏。蒙军兵锋正劲,所到之处,杀人如麻,血流成河,占取西藏只是迟早的事情。西藏一些顽固分子依然梦想凭借山高地险负隅顽抗侥幸取胜。阔端集结了人马,准备进军,这时候,他接到前线送来的快报,陈述了关于西藏征战与和谈之利弊。于是,阔端改变了强攻硬取的策略。因为他清楚的认识到,如此山高路远之地,驻守和治理西藏是仍旧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他选择了和谈。

和谈的对象选择了萨迦派领袖班智达。

萨迦班智达接到阔端的信函之后,毅然带上两个年幼的侄子出发了。他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一场一个没落王朝和一个如日中天汗国之间力量悬殊的谈判。谈判注定异常艰难。阔端在信中言辞恳切的称他为文殊菩萨的化身,希望他以蒙藏关系为重,为众生为念,尽快前来凉州商讨吐蕃归属之事。但是,“如若拖延时日不肯前来,则派大军进行杀戮。”班智达别无选择。那一年,班智达63岁。

谈判并不顺利。但谈判的结果是就是我们看到的后世的中国,有了一个偌大的西藏。

果然不出萨迦班智达所料,到达凉州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西藏。

萨迦班智达在凉州生活了五年。这五年的时间,可以说是吐蕃王朝归属蒙元帝国、藏传佛教得到蒙古官方认可的五年,也是八思巴和恰那多吉从童年进入少年、一代藏传佛教宗师完成生命之旅和一个藏传佛教弟子成为一代宗师思想萌芽的一个重要阶段。谈判从来都是一场双方利益的维护和各有所需的争取,也是一次智慧的妥协与机智的退让。这场谈判断断续续持续了近一年。公元1247年,《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这份价值非凡的历史性文稿送到了西藏地区有关人员的手里。藏地各教派人士阅读了这此信件后,无不欢欣鼓舞。西藏由此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五年后,也就是1251年11月,萨迦班智达在凉州幻化寺圆寂,年仅17岁的八思巴成为萨迦派的新一代教主。又过了两年,八思巴离开凉州去了忽必烈的军营,往来于上都蒙古汗国的军政领域,同时被封为上师。1260年,忽必烈继任蒙古汗位,26岁的八思巴被封为国师,之后被任命为吐蕃地区最高行政长官。1270年,36岁的八思巴升号帝师。

八思巴在凉州度过了九年的时光。八思巴从开始踏上凉州这片土地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历史赋予他非同寻常的使命。这九年时间,可以说是西藏历史发生根本变化的九年:《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的问世,终结了自吐蕃王朝崩溃后整个藏区陷入近500年各自为政的时代。同样,在这九年的时间里,八思巴目睹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在谈判桌上的傲慢和生硬,也感悟到一个智者为生民忍辱负重的顽强精神。据资料记载,初到凉州的班智达父子虽然得到了蒙元军队的热情接待,但年轻气盛、桀骜不驯的阔端王子对班智达表现出的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轻视。后来的谈判中,在萨迦班智达不亢不卑态度和以芸芸众生为念的思想光芒的感召之下,阔端王子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过程,少年八思巴的一个微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正式谈判前夕,有一次班智达带着八思巴和恰那多吉觐见阔端。阔端问八思巴:“怕不怕我?”八思巴望着冷若冰霜的阔端微笑着说:“不怕!你的样子很凶猛,有点像我们庙里的护法神。不过护法神总是护佑受苦受难的生灵。”当这些充满智慧思想的语言从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的口中说出的时候,阔端感到的不仅仅是惊讶,震撼之余,便陷入沉思,并赞叹不已!

萨迦班智达是一位学富五明、修证有成的佛教大师。据说他初到凉州时期,一些相关的场合坐在上首的总是蒙古萨满等其他教派的首领,经过多次教法的辩论之后,阔端王子郑重下令,萨迦班智达做了首席。萨迦班智达深知生命的历练对一个人的成长有多么重要,所以每次谈判的时候,他都带着年幼的八思巴和恰那多吉。八思巴三岁诵经,八岁能向人们讲经。他少年时期就开始接触政治,不但为他辩证世界弘扬佛法埋下了智慧的种子,同时也为他以后的政治生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萨迦班智达在凉州会谈成功和八思巴后来成为蒙元帝师,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对汉藏、蒙藏之间的经济、文化的交流、西藏历史的发展、中华民族团结进步,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今天的中国拥有如此辽阔的疆域,阔端功不可没,萨迦班智达功不可没,八思巴功不可没。八思巴是西藏历史上继松赞干布之后又一位具有广阔视野的杰出领袖人物。

而八思巴留在凉州的那一抹微笑,是所有这些成果的原始根由。

2019.9.13

原载《延安文学》2020年第四期

周步,甘肃山丹人。作家,诗人。作品以散文、诗歌为主。获沂蒙精神文学奖、张之洞文学奖、张爱玲诗歌奖等国内五十多个奖项。作品入编《2012中学生最喜爱的散文》等多个文学选本。多部作品被拍摄成电视散文等在电视台、广播电台朗诵播出。现居北京。